秦凌霄估算不出秦初的戰力了,超越主神是一定的,具體到了什么程度,他推算不出。

思考了一下后,秦凌霄決定了先不打擾秦初,去找到族人再說,他是覺得秦初目前還需要成長,讓一些事情影響了,反而不利。

離開了永恒界后,輝月主宰前往流云界了,在永恒界吃癟,她很不甘心,但目前她也不能強來,最起碼暫時階段她是不能對秦初出手了,因為秦初身后有人,一個囚羽主宰就很可怕了,還有另外一個無為院主,對于無為院主的脾性,她是了解的,不動手罷了,動手就是雷霆之怒,她扛不起。

輝月主宰有些后怕,對秦初出手之前,她真沒注意秦初身上的靈魂印記,注意到了,她是不會沖動出手的。

想著想著,輝月主宰就生氣,因為秦初的不順從,讓她不只是失去了麾下的一個主神名額,也失去了永恒界掌控權,很簡單的道理,她現在不能動秦初,而秦初又是永恒界的實際掌權人,這讓她怎么掌控永恒界?

永恒界已經失去,讓輝月主宰覺得,不能讓流云界再失去掌控,流云界現在沒有主神坐鎮,所以她著急趕過去。

呆在葬天棺內,療傷了半個月,秦初就恢復到了巔峰狀態,主要是傷勢也不重,就是被輝月主宰的能量沖擊震傷了身軀,而他的身軀又十分的強勁。

傷勢恢復好之后,秦初又修煉了五個月的時間,才從葬天棺世界內出來。

喝了一壺茶,緩和了一下情緒后,秦初從綠水湖畔回到了界主府,生活不只是修煉,還有妻子和家人在。

回到了家中,陪了妻子一陣子后,秦初就帶著妻子上街了,女人嘛,都是喜歡自己男人陪著。

秦初很低調,但很多人認識,看到秦初后,都是躬身見禮。

要知道秦初現在是永恒界第一人,就算是永恒主神全勝時期,也做不到秦初現在這種程度,秦初可是斬殺了兩位主神,還跟輝月主宰叫板了,之前永恒主神可是輝月主宰的麾下,而現在永恒界等于是獨立了,不需要看誰的臉色。最最主要的一點是,秦初維護了永恒界的穩定,不管是域外天魔入侵,還是其他界的主神進攻,秦初都頂住了。

看著幾位妻子,看著幾位妻子臉上的笑容,秦初也很開心。

秦初過著舒服的生活,永恒界的事情,根本就不用他費心,他的名頭、他的震懾力,就可以讓永恒界穩定,至于說永恒界內部,沒有誰亂跳,主要也是跳不起來。

永恒山,沒有事情,秦初是不去的,他沒當永恒山是自己的地盤,現在掌管永恒界,也是幫著永恒主神掌管,永恒主神回來,他就解放了,做一個神將挺好的。

日子一天一天的溜走,囚羽主宰和鬼谷主宰兩人在秦初的界主府內呆得很穩,每天都指點著弟子修煉。

秦初的幾位妻子,提升速度都是極快,不缺資源又有名師指點,提升的能不快么!

這天秦初到斬神軍走了走,給斬神軍的煉制了一些丹藥,然后又到了玄甲軍。

陳珂已經混成了大隊長,他是永恒主神的孫兒、陳清淵的兒子,底蘊很深,習慣了玄甲軍高強度訓練后,就挑戰成功了。秦子君目前還中隊長,他的境界不如陳珂高,所以還需要時間。

  a酷…_匠》)網唯一z正{E版.,其他都是Y盜版U0

看著兒子和女婿,秦初比較滿意,兩人都比較努力。

單獨給兒子和女婿留了一些丹藥后,秦初就離開了。

離開了軍營,秦初找到了上叔瑜,“最近子星是什么情況?”

“不知道啊!子陽去了城主府任職,但他不想去,他一直是自己歷練,他不習慣受約束的成長方式。”上叔瑜開口說道。

秦初點了點頭,“那就按照他喜歡的方式來,我就是有些擔心他的安全。”

“他離開的時候,我將夫君的靈魂水晶交給他了,如果遇見危機,他會通知我們的。”上叔瑜內心倒是不擔心,秦初和秦家在永恒界是什么地位?秦初是實際掌權人,秦家也是永恒界頂級家族,對秦子星下黑手,那后果就很嚴重。

“嗯!那我就放心了,孩子的性格不同,就按照他們心意來,子陽和莊妍的生活得如何?”喝了一杯茶后,秦初開口說道。

“他們小兩口相處的沒有任何問題,莊妍那孩子很懂事,很讓人喜歡。”上叔瑜開口說道。

知道一切都好,秦初就放心了,一直努力修煉,一直提升,也是很累,但收獲很不錯,最起碼給了家人安穩。

休息了一段時間后,秦初就到了綠水湖畔,修煉起實戰能力。

永恒界邊緣的一座城池,一幽靜的別院內,永恒主神和主神夫人兩人喝著茶。

“秦小八厲害,竟然斬殺了花九幽和烏云天,還能和輝月主宰抗衡,有他的永恒界很穩,比為夫在的時候強多了。”喝了一口茶后,永恒主神開口說道。

“夫君想多了,你們的性格和風格不一樣,走的路線也不一樣,他擊殺了花九幽和烏云天也是為夫君出氣,只是沒想到會跟輝月主宰對抗起來,也不知道是福還是禍。”主神夫人開口說道,今天他和永恒主神上街的時候,聽到了一些消息,了解到了永恒山最近發生的事情,這對兩人的內心起了一些沖擊。

“應該沒有問題,他身后有大人物,能夠頂住一些事。”永恒主神開口說道。

“那我們回去么?”主神夫人看向了永恒主神。

永恒主神搖了搖頭,“不回去,暫時就先這樣,過去做主神挺累的,現在這樣挺好,也能專心的陪陪你。”

“也好,那我們就到處走走看看,永恒界就讓他們去折騰吧!”主神夫人點了點頭,她知道過去的日子,永恒主神也是很累。

綠水湖畔,秦初修煉著毀滅劍氣,這時候陸雪來了,說了大長老在界主府,好像是有事。

回到界主府后,聽了大長老述說,秦初知道了輝月主宰到了流云界,且宣布了永恒界為死敵。

“沒想到,她還是一個不長腦子的,好像覺得我怕她!”秦初開口罵了一句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
新版紅雙喜說:   第一更到!   有事情需要處理,下午的更新,挪到晚上,大家可以放心的是,喜子不會差了更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