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寓中。

王凱,陳亞楠和蘇晴正在客廳看著財經新聞。

蘇晴對今天的事還是有些不滿,嘟囔道:“孟凡宇也太囂張了,大庭廣眾的找茬,就連周昂教授都看不慣,王總居然還能忍。”

王凱淡然道:“不然呢,想個傻-嗶一樣,跟他在會場對噴,我又不是小孩子,犯不著。”

“人賤自有天收,這不報應來了,只不過可惜了,帶走了兩條無辜的生命。”陳亞楠嘟囔。

“叮咚”

就在這時,有人按了門鈴。

三人一怔,陳亞楠納悶道:“誰呀,這么晚來串門。”

王凱起身去開門,說道:“可能是丁文,也就他這么晚還過來。”

“等會再開門,我倆先去穿件衣服。”

陳亞楠拉著蘇晴快速跑向房間,身在家中,兩女穿的都很隨意,也不避諱王凱,露著大白腿到處晃悠,但丁文就不一樣了。

“叮咚叮咚”

又是急切的按門鈴聲。

“來了。”

王凱開門,就見猶如落湯雞一般的孟招娣站在門口。

“喲,學姐,怎么是你?”

孟招娣抹了一把眼淚,直接抱住王凱,毫不在乎形象的失聲痛哭。

“怎么了學姐,你弟弟死了?”王凱質問。

嗚嗚……

孟招娣也不答話,就知道哭,鼻涕眼淚的使勁往他身上招呼,這給王凱惡心的。

陳亞楠聞訊出門,一指怒道:“招娣,你給我放手!”

孟招娣放手,直奔陳亞楠走去,“亞楠姐,嗚嗚……”

陳亞楠本來想避開的,可還是給孟招娣一個擁抱,拍著她的腦袋安慰道:“你這是又怎么了?”

“別問,讓我哭一會。”

“你這小妮子,哎。”陳亞楠抱怨一句,看向王凱說道:“我先帶她去我房間,你們睡覺吧。”

這話說得,就這哭聲,一直哭到后半夜,哪能睡得著。

翌日。

王凱幾人眼睛紅腫的起床,陳亞楠發現孟招娣居然發燒了,說是要送去醫院,可孟招娣堅持不去,沒轍,只能請醫生回家給她看病治療。

王凱和蘇晴也不饞和,上班,今天有兩件事,一是開始測內產品軟件,二是正式和平臺簽訂收購協議。

忙忙碌碌一天過去了,晚上回到公寓,陳亞楠居然還在照顧孟招娣,王凱進屋看了一眼。

“怎么樣了?”

“燒退了,可精神有點不太好,我感覺,好像人變傻了。”

“不能吧?”王凱湊近。

孟招娣躺在床上,背對著王凱,甚至對陳亞楠的諷刺也毫不在意。

“不會真的傻了吧,學姐,這是幾根手指頭?”

“滾。”

“會罵人就是還沒傻,知道什么原因嗎?”

陳亞楠搖搖頭,拉著王凱出去,悄聲細語道:“估計還是家里鬧的,總之她的事你就別管了,管也管不了,她的心病,也只有她自己能解開。”

當夜無話,有過一日。

清晨,蘇晴做了早飯,幾個人一起沉默的吃飯,今天孟招娣好了一點,起碼起床吃飯了。

就在大家松口氣的時候,孟招娣吃完居然又走向房間,陳亞楠急忙問道:“哎,你還睡覺啊,不去上班啊?”

“我都被開除了,還上什么班?”

“開除!”

幾人一怔,孟家開除了孟招娣,這是腦子進水了,還是她胡說的?

王凱小聲試探的問:“要不,把孟招娣聘用過來?”

“你傻了,聘用她,你覺得現實么?”陳亞楠嘀咕一句,然后拉著兩人去上班。

今天主營業務就是給測試軟件增添內容,不管是圖片還是搞笑段子,有多少都使勁的招呼著。

測試不能只是這樣,杜小萌的后臺監控的是,測試者使用APP的時間長度,只有不斷刷段子,任何時候都不間斷,這叫用戶黏連程度,只有達到高級才算成功。

主創團隊有先入為主的思維,所以他們不能被列為內測行列,只能從大街上找志愿者。

陳亞楠提出一個很好的意見,為了讓人心甘情愿的下載,她提議,找專業的模特團隊,穿著兔女郎的衣服,身上印著二維碼,在大街上逛一圈,邀人下載內測軟件。

陳亞楠在軟件推廣上有獨到的想法,王凱幾人都贊同,陳亞楠就開始宣發推廣,還真的雇傭上百個模特隊伍,給公司一天一萬塊的出場費,讓這些模特走上街頭巷尾進行走秀宣發。

內測軟件在魅惑宣傳下,很快在帝都打開市場,3天時間下載量超過1萬人。

內測正式開始,技術部由杜小萌和杜銳帶領,幾乎全數去了平臺,配合技術部員工,24小時輪番盯著后臺數據,做出詳細的數據報表。

第一期內測結果出來了,用戶黏連性不是很強,大概使用度都只在1個小時左右。

這天晚上,王凱幾人下班回家,看著只有一個小時的新鮮熱度,幾人都是愁眉不展。

好吃懶做,混吃等死的孟招娣走出房間,對著蘇晴問道:“晚飯吃什么?”

“外賣,馬上就送到。”

“哦。”

估計孟招娣是餓了,沒急著回房間,而是坐在沙發上看著天花板發呆。

蘇晴靈機一動,打開內測軟件,交給孟招娣說道:“你沒意思的話,看這個吧,消磨時間用的。”

“昂。”

孟招娣接過來,一條一條的看,每一條都給出評語。

“看過了,沒啥意思,不新鮮!”

  `-酷(匠H網B首l發{0Y

她一直這么嘟囔,王凱瞬間恍然大悟,急忙打電話給杜小萌,讓他們在測試軟件加入,點贊和評論功能。

然后打電話,告訴杜銳,讓他優化系統,快點做出簡單易懂的大數據分析模型。

也是從今以后,混吃等死的孟招娣,再也不是個無用的人了,王凱等人通過觀察她,來判斷用戶黏連性,效果出奇的好。

凡是能讓她會心一笑的段子,必然受用戶喜愛和追捧。

就這樣,在系統優化升級過后,用戶終于可以自己發段子了,王凱就開啟搞笑故事創新大賽,讓內測用戶自發的把身邊好玩的是全都發不出來。

這一做法瞬間引起用戶好評,熱度也節節攀升,甚至就連用戶的黏連度,都一躍超過了4個小時。

別看只有四個小時,這是個什么概念呢,如果用戶在傍晚6點開始刷段子,一直到10點11點直到睡覺。

可以說,這是質的突破。

不過孟招娣及時潑冷水,說道:“真正用戶黏連度,是無休止的刷,居然還有理性,知道什么時候睡覺,這就意味著,距離正式上線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呢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