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敢騎在金蛟海皇脖子上的人,我反正是第一次見!”柯青竹也是苦笑道。

時天臉皮抽了抽,心里暗罵:“這小子還真是能裝!把老子的風頭都比下去了……”

的確,蕭易騎蛟而去,簡直吸引了全城所有人的目光,哪怕是天魔尊時天,這時候也成了陪襯一般。

“既沒事了,那就散了散了!”時天不爽的擺擺手,遣散了眾人。

十大家族的人,紛紛身形爍閃,回到各自府宅。

柯青竹回到包家之后,第一件事就是讓人把包發玿帶到了自己面前。

“太……太祖奶奶。”包發玿臉色慘白,忐忑的跪在柯青竹面前。

他雖然隔得遠遠的看著虛空一戰,卻一樣知道蕭易不是他和包家能夠惹得起的存在。

這時候被太祖奶奶叫來,他心中焉能不慌?

看著包發玿畏畏縮縮的樣子,柯青竹臉色一冷,哼聲道:“論年紀,你比蕭魔神還要年長個幾歲吧?你瞧瞧人家何等風骨,你再看看自己的樣子,腰桿都立不直。”

包發玿心頭苦笑,他怎么能跟那個蕭魔神相提并論呢!在一般人面前,他的腰桿還是可以挺得很直的!

包發玿此刻可不敢有半點牢騷,只能緊緊等待著太祖奶奶的處置。

“起來吧。”柯青竹沒好氣的說道。

包發玿一愣,懷疑自己聽錯了。

他可是得罪了那恐怖蕭魔神啊,太祖奶奶不打算處罰自己?

“太……太祖奶奶,您……您不罰我?”包發玿狐疑的愕然問道。

柯青竹輕嘆道:“你折了兩次顏面,對你的懲罰也算夠了。發玿啊,以后做人行事,還是要低調一些。包家這棵大樹,雖是你的靠山,卻不可能時時刻刻為你遮風擋雨。驚雷之下,參天巨木也可能被降天火,焚燒成灰。這個道理,你明白嗎?”

包發玿連忙道:“太祖奶奶,發玿明白了。那蕭魔神,便如驚雷一般的存在,他若真想為難我,包家是保不住我的。太祖奶奶,發玿知道自己該怎么做了。”

柯青竹滿意的點點頭,輕笑道:“好,那你告訴太祖奶奶,你打算怎么做?”

包發玿忙道:“發玿這就去給蕭魔神賠禮道歉。他這樣的人,發玿未必能夠成為他的朋友,但能挽回一下印象,也是好的。”

柯青竹心里一松,這個重孫,還是有所成長的。

“過兩天再去吧!這幾日,他只怕沒有功夫見你。”柯青竹瞇眼道,“另外,帶上凌幽閣那處宅子的地契。他初來萬魔城,應該還沒有個住處。”

包發玿目光一驚,凌幽閣不僅僅是包家的一處豪華私宅,更是當年太祖爺爺居住的地方,于包家于太祖奶奶來說,都是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的……

“太祖奶奶,包家宅院還有幾處,還是換個宅子吧!”包發玿建議道。

柯青竹搖頭道:“不必了。贈物不擇次,若想誠心結交一段友誼,便要有個舍得和誠懇的態度。也唯有凌幽閣,方可匹配蕭魔神的身份,送別的宅子,還不如不送。”

包發玿見太祖奶奶已經決意,便堅定道:“請太祖奶奶放心,發玿一定做好此事。”

“嗯,退下吧。”柯青竹擺擺手。

屏退包發玿后,柯青竹便回了靜室修養。

她的身體,雖然在蕭易的玄冥之力下有所恢復,但并未痊愈。

另一邊,三頭金蛟御空飛行,載著蕭易直接來到了圣海上空。

“用這具身體,感覺如何?”四周無人,蕭易咧嘴笑問道。

三頭金蛟淡笑道:“一開始有點不適應,身軀太過龐大,不易操控。如今熟悉了,用起來倒是挺爽的。隨便一尾的力量,也能激起千層巨浪。”

蕭易揶揄道:“所以你之前去找帝鱷海皇,就是為了磨合與這具新肉身的契合度?”

三頭金蛟道:“也不全是。我既占了這三頭金蛟的肉身,盤踞于圣海之中,自然也要做點事情。你在陸上想要營造勢力不太容易,但我在圣海之中想要凝聚出一股大勢來,就相對簡單了。我只要干掉其他那些海皇,便可控制整個圣海海族的力量了。”

蕭易點頭道:“我已經替你收服了帝鱷海皇,還需要我為你做點什么?”

三頭金蛟訝然:“你已經擁有收服帝鱷海皇的實力了?”

蕭易嘿笑道:“這不是撿了你的便宜嗎?你與它廝殺后不久,我正巧去天霜森林辦事,便會了會它。趁著它重傷,自然不會錯過這等機會。”

“看來,這也是它命中注定的悲催。”三頭金蛟邪凜一笑。

  }酷e*匠網I首發◇0Gv

“哈哈,誰說不是呢!”蕭易幸災樂禍的笑道。

“不過,這片海域,比我想象中的還要神秘一些。我隱隱感覺到有個地方,溢露著一股強大的兇氣。那周圍沒有一只海獸存活。我本想去探個究竟,但想了想,還是沒有去冒險。畢竟,我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,并不是探索圣海奧秘。與我們無關的事情,我也懶得去好奇了。”三頭金蛟道。

蕭易瞇了瞇眼:“的確,所有的秘密,對我來說都不重要,也不必好奇。我只想早些突破桎梏,重開這片大陸的通神之路,踏上重歸巔峰之路!”

“嗯。”三頭金蛟目光冷沉。

哪怕成了蛟身,他心中的信念,依舊未曾變動過。

“話說,你有可能蛻變成龍身嗎?”蕭易笑問道。

三頭金蛟搖頭道:“在這方天地,應該是沒有可能的。我隱隱感覺到,這方天地之間,似乎缺乏了什么,但一時又細想不出是缺了什么。總之,神魂獨立之后,我的感應雖敏銳了很多,但依舊有很多看不清的地方。”

蕭易眉頭一挑:“你若無法突破,豈不是要一直停留在這種狀態?”

三頭金蛟無奈道:“是啊,所以只能指望你了。要不,咱們換個身子吧,你把人身給我,我把蛟身給你,讓你在海里翻幾個月的浪花玩玩?我回到陸上,去陪陪那些媳婦兒。”

蕭易撇嘴壞笑道:“你就別做這種夢了,蛟身再強大,那也沒有人身舒服。媳婦們你不用擔心,我會照顧好她們的。你要是實在憋壞了,就找條大魚海獸替你吹吹吧!”

三頭金蛟沒好氣的道:“你我乃是一體之魂,你居然還說這種風涼話?不過,話說最近真有好幾條雌性大海蛇找我獻媚,我氣得差點把她們都給吞吃了。實在接受不了……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