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想哭,四下環顧,得到的都是白眼和唾棄,顯然大家對他的狡辯都不相信。

就在這時,男子看到了站在人群之中的王海龍,臉上立馬露出獻媚式的訕笑,剛剛開口想對他打招呼,卻被王海龍橫了一眼,立刻識相地閉上了嘴。

男人苦笑地點點頭,哭喪著臉嘀咕道:“老子最近怎么老是倒在女人手里,真他媽晦氣。”

  酷VE匠/網&-永久免$v費;看小on說0

王海龍蔑視地看了這個男人一眼,悄悄地對著陸凡很是不屑的說道:“這小子是個拉皮的,叫獨孤云,在酒吧里專門勾搭一些紅杏出墻的女人。別看他外表很正經,其實內心里一肚子壞水!”

陸凡冷笑一聲,看來這次栽贓還對了人,這樣的人渣犯到我手里,不死也得剝他一層皮。

漸漸黯淡了光線的大廳中間是個巨大的鐵籠子,里面橫七豎八地懸掛著幾根鋼管,分座在兩旁的是一個個小包間,每個包間外都有一塊心型玻璃,估計坐在里面可以看到外面的東西,而外面卻看不到里面。

最讓陸凡感興趣的是,這里的女人全都戴著一個顏色艷麗的絨毛眼罩,身上穿著或純或艷、千嬌百媚,卻又故做矜持,每次轉頭晃眼之間,一個個女人嬌笑著跟著迎面走來搭訕的男人走進了包間,可是有些卻在男人的周旋之下一直不肯答應,反而是推卻而另行相走,這多少讓他有些感覺到奇怪。

“這里的女人可不是花錢就會理人的,她們都是些高級白領,出來賺外快的,至于愿不愿意跟你走,那是另外一碼事。起碼她們對不上眼的男人,是不會理的。”王海龍盯著一個身材火辣的女人直樂,估計是發現了認識的。

不過他卻沒有上前去找她,而是直接拉著陸凡隨意走進了一個包廂。

“外面這些女人都是來玩玩的,戴著個面具不一定漂亮,別喝著酒的時候看了那張豬臉掃興,我們先玩玩,唱唱歌,自然就會有人送上門來!那才是這酒吧專職陪酒女郎,人漂亮不說,全是些大公司的資深職員。文化高,氣質好,而且……嘿嘿……”王海龍壞笑一下,拍拍陸凡的肩膀,一切盡在不言中。

包廂很大,布置奢華。

特別是沙發很柔軟,很寬大,躺下兩個人還有空閑的地方,陸凡甚至覺得這不是什么沙發,說是床更像一點。而且就像自己所想的那樣,這個包廂最里面,還有一張床,粉紅色的床單被套,充滿了糜爛的清淤之氣。

就在這時門從外面被打開了,一陣香風飄了進來。兩個面蒙薄紗,身材嬌好,一身紅色低胸禮服,露出一大片雪白嬌嫩的肌膚,有著一雙迷死人的修長大腿的女人,風情萬種地嬌笑而來,很自然就坐在了兩人身旁。

“帥哥,需要我們做點什么服務?”聲音很甜,綿綿帶糯,女人臉前的黑色透明薄紗下,隱約可見那花瓣一般的圓潤珠唇,話語之間,香巾輕飄。

旖旎可人,故做嬌柔地將雙臂攀在了王海龍的脖間,媚眼如絲地射出春心蕩漾的電流。

“都有什么服務啊?”王海龍也不客氣,很大方地攬過女人水蛇一般的細腰,大手順勢一捏。

女人頓時媚笑幾句,恨不得將整個身體都融進他的懷里,挑逗無比地嬌笑著說道:“帥哥想怎么玩都可以哦!”

“那就先喝點酒吧!”王海龍的手不老實起來,順手拿起一杯酒遞到女子嘴角邊上,用眼神示意她一口干掉。

只不過逢場作戲而已,陸凡還不至于抵觸這些,聽到王海龍說這些都是高級白領出來賺外快,又只是摸摸而已,應該不礙事。

這樣想著,陸凡也順勢摟住了身邊女人的小蠻腰。

只感覺身邊女子身體一緊,權當做是她剛來,心頭還暗喜,起碼這樣的女人沒那么臟。

畢竟是紅粉依偎,女人身上散發著一股淡淡的幽香,如馨若蘭,很是迷人,只是屋里光線太暗,看不到她的臉,朦朧中的女人更是有種讓人欲罷不能的感覺。

看著王海龍的動作毫不掩飾,陸凡也不甘落后的動作起來。

身邊的女子輕輕一顫,嫵媚的眼里都快滴出了水,非常有吸引力。

王海龍這時大手一揮,叫上幾瓶香檳酒,又點了不少零食。

因為他知道這些女子的一些潛在規則,除了一些人自己愿意跟客人一起出去之外,其他更多的人都是靠客人點一些昂貴的酒水進行抽成。

當下幾人也開始劃拳玩了起來,陸凡也玩了一下,腦筋一轉的說道:“那我們來玩個游戲,我說段繞口令,你們跟著說,誰說得慢就要喝酒一杯,怎么樣?”

“有意思,說得快的我給獎勵!”王海龍直接從口袋里掏出一把票子,頓時染紅了兩個女人的眼,趕緊催促著陸凡出繞口令。

“靠,你那里來的票子?”陸凡看著王海龍一臉詫異的問道。

他對王海龍很是好奇啊,這么幾天,對這里熟悉的就好像是自己的家一樣,而且他身上不是沒有錢嘛。

“這錢的來路絕對正確。”王海龍一副土豪不差錢的樣子甩著票子說道。

“聽著啊!很簡單的,就兩句。紅雞公尾(念:yi)巴灰,灰雞公尾(yi)巴紅。越快越好!”陸凡直接說出了繞口令。

“這么簡單!我先來!”陸凡身邊摩拳擦掌的女人當即就第一時間搶著先說:“紅雞公尾巴灰,灰雞公尾巴紅……啊!”

一說出口,女人這才發覺念錯了口音,羞得滿臉通紅,惹得眾人一陣狂笑。

隨后,幾人相繼都說了一遍繞口令,最后被陸凡身邊的女人贏了這一回合,興高采烈的拿到了王海龍手中的游戲獎勵。

“哈哈!看那邊,游戲正式開始了!”就在玩到第三個繞口令的時候,王海龍壞笑一聲,用手一指。

陸凡順著他的目光往窗戶上一看,心中立即唰的冒出了一團火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