透著蒼古氣息的石窟空間里,一群人好奇打量周圍。

特行處的統計并沒有太大的出入,這兒的人差不多有有一百四十個上下,最高修為的已經進入化勁期,最低的也在明勁五重以上。

他們被凌世峰以仙跡傳功為由送到這里,一個個都很興奮。

“快看,這地面上的紋絡好古怪?”有人注意到腳下石板上的凹槽。

“看痕跡像是新刻出來了,這是什么?”一個年長的散修蹲下用手觸摸,上面的浮塵是全新的灰白色,而非長久積落的黑灰色。

有膽小的看到這周圍空間密閉,似乎就是專門為他們開掘出來的地方。不由得猜測:“我怎么有種不祥的預感。仙跡從來都不會對我們這等人開放,因何突然將這么多人聚集在此處,莫非是要用我們做血食,祭祀什么嗎?”

“別扯淡。這兒是仙跡,不是小說里的魔宗祭壇。將我們這些人召集來,估計可能是仙門要在咱們這兒建立分舵,我們就是建舵的元老。”

“不錯不錯,沐前輩、年前輩是化勁修為,一定就是長老級別的人物了。”

“我為暗勁四重修為,再不濟也能混個主事當當吧,哈哈……”

一群人半開玩笑似的說著話,這一處石窟空間的正上方,同樣是新開掘出來的地方,東方云修盤膝坐定,道:“啟動陣法吧。”

可憐這些人還做著拜入仙門的大夢。

天裁者大手一揮,將長矛插入地下,口中念動晦澀難懂的咒語。很快,地面的紋絡開始綻放血色異芒,耀眼奪目。

“亮了,這些紋絡竟然亮了。”

“果然是仙家手筆,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陣法,給我淬煉身體的嗎?”還有人幻想著。

只是不知怎么地,有人突然感覺很難受,呼吸乏力。他們左右看看,似乎大家頭頂都有肉眼可見的血光向上飄散。

“不對勁,這不對勁兒!”終于有人察覺異常,“這一定是血祭陣法。我感覺自己的力氣在逐漸消失,意識也在模糊!”

“該死,我們被騙了。凌世峰那廝一定是想要得到什么好處,由我們做祭品。可恨凌家,害我等性命!”

所有人一股腦的向外沖,可地面突然血光大綻,所有人全都被禁錮了身體,緩緩浮向半空。

石窟里叫喊聲陣陣,上方東方云修盤膝坐在陣法當中,口鼻不斷吸納這些人的血氣。

  酷,匠~網‘首發0I

他降下意志并非隨意尋找人的身體,當初十二人中也只有蘇寒哲比較契合。但蘇寒哲的體魄修為是幾人當中最差勁的,短時間很難修煉上去。

這血煉陣法原本屬于魔修的手段,這種時候東方云修想要完成宗門的任務不得不運用。

只是他從未想通那些人為何甘冒天下之大不韙也要暗地里進行魔修。如今自己體味一番,感覺的確不錯。

這些被祭煉的人雖然修為不高,但眾在人多。吸納完最后一口血氣,東方云修身體里隱隱發出轟隆的響動。靈臺進一步凝實,他的神識也能再度解封釋放。

呼……

周遭的靈氣被瘋狂吞噬,他的修為也開始迅猛增加,轉眼就邁進了氣海,卻依舊沒有停止。

天裁者退到遠處警覺護衛,實則這里根本沒有外人。下方的一百多人已經死絕,一個個猶如干尸一般模樣凄慘猙獰,各個瞪大眼睛怒訴不甘。

吭哧!

東方云修的眉心突然裂開,他立刻停止了修為的瘋狂提升。天裁者擔憂靠過來,“大人,出了什么問題?”

“沒什么,只是這具身體的素質太差,沒能控制好提升的進度。吸收這么多血氣,也只提升了這么點兒修為。”

東方云修緩緩站起,氣息非凡宛若真仙。靈府內氣海盤桓竟然有四階藍品的資質,這讓他萬萬沒有想到。他在仙界的真身以無盡天才地寶改進,也才堪堪達到藍品而已。

“我真有些舍不得這具身體了,隱藏的資質竟然這么好。”他自言道。

“大人可將其帶回仙門,待其修為提升時再入主奪舍便是。”天裁者說。

東方云修不屑冷笑:“我東方一族乃仙洲名門,血脈純正有遠古先祖的神華蘊含。任何時候都有覺醒的可能,只為了藍品的氣海資質放棄實在不值。”

修行一途根基最為重要。氣海階品決定了今后修行的高低,若非有遠古先祖的血脈,東方云修會毫不猶豫地奪舍掉真身。畢竟在地球這種環境下隨便練練都是藍階品質,比他那具用寶材堆積出來的身體強了太多。

眉心的傷口沒有當即愈合,推遲了他想要親自出手的計劃。

再等等吧,反正地球這種破地方靈氣稀薄,陳澤也掀不起什么風浪,就陳韻、喬逸樵的粗劣功法,根本不足以支撐陳澤的修為超越自己。

東方云修并不覺得他們有能力打開玉符的禁制。在他們玉衡仙門,只有修為達到神門以上的高手才能看看突破第一重禁制,窺探先祖留下的仙藏。

“他們幾個修為如何?”他問。

“問天涯的突破最是迅速,已經正式邁入引氣境,而且速度并不減少。”天裁者回應:“雷項剛剛恢復修為速度緩慢,不過他也有歲月積累,還是比端木復遠快很多。”

“這就是閱歷的差距,許多人厚積薄發便是這個道理。端木復遠夠天資,但他只有二十幾歲的年紀,對修為的感悟并不深厚。況且這個人……”

東方云修是能讀取蘇寒哲的記憶。當時蘇寒哲審批天裁者戰甲對幾人殺戮,端木復遠的所做作為全都看在眼里。

“心術不正,不能擔當大任。此間事了就除掉吧,免得對我仙門今后的弟子篩選不利。”

東方云修淡然幾乎句話,就將端木復遠的結局判定。

東江,喬逸樵躺在地上挺尸,聽到耳畔傳來‘嘩啦’的聲音嚇得一哆嗦。

“繼續。”陳澤又拎著十幾塊靈石過來。

喬逸樵搖手拒絕:“不行,我實在撐的受不了了。陳澤,我的需要吸收吸收。”

兩天來他被陳澤逼著吸食了五十幾塊靈石,撐的不行。

“是你說可以滋養出精血來的,這都兩天了,我姐等不了了。”

不止是陳韻,因為她精神的極度動蕩,連白若水都被波及一直昏迷至今。

“大哥,你行行好吧。再怎么著那也是精血啊,需要時間的。你姐是我媳婦,我怎么可能不著急。不過她現在的情緒很穩定,又有你的真氣滋養神魂,一時半兒出不了問題。一個月,最多一個月,我肯定能養出一滴精血來。”

喬逸樵求饒。

“道理我都懂,但是你要盡快。一個月不行,十五天,不能再多了。”陳澤把靈石往喬逸樵身邊推了推,“不然我就用器鼎幫你。”

喬逸樵被陳澤的目光掃到感覺脖子發涼。這貨才剛剛滅了兩個家族,拍死幾十號人。尤其是那口器鼎,若是在仙界喬逸樵絲毫不在意,能破開他的防御算他輸,但現在真要命啊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