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哼!玉扇讓你解決事情,可沒讓你這么解決,你看把那些人打的。”王安迪哼了一聲,“不過那些人也活該,替誰做事不好,偏偏為馬家,為劉一鵬做事。”

“劉一鵬?你是說這件事是馬天峰和劉一鵬做的?”李御皺了皺眉。

王安迪點點頭,將隨手攜帶來的文件夾遞給他,說道:“這里是劉一鵬的犯罪證據,由于他背靠著馬家,暫時無法動他,不過我們已經查到他下面一家賭場有違規行為。加上這件事的確是他做的,所以你可以去找他,畢竟上次你們不是見過一面?”

“他可是很痛恨你呢,恨不得將你千刀萬剮!”

李御接過文件打開翻閱了遍,劉一鵬確實罪孽深重,上面記錄了他不少事情,像是酒吧溜冰,惡意攻擊商業公司,惡意壟斷周邊市場等等!!

甚至還有不少欺男霸女世間,但那些女人礙于他身份不敢直言。

“他目前在哪?”翻完了文件,李御表情凝重的問了句。

三番五次放過馬天峰,放過劉一鵬,沒想到這倆人越來越挑釁,如果不是這次有主意,估計玉貿倒下了也說不準,畢竟下午時李御看了些新聞,上面確實跟許陽說的不差,全是玉貿的負面新聞。

他知道那些報導的記者都是馬家的人,在武陽市除了張家便是馬家,張家是師傅家,不可能對自己下手,而其他家族又不敢招惹馬家,只能抱著看熱鬧的心態。

“這幾天是賭場的高峰期,他每天都會在賭場里看著。”

李御若有所思,他決定明天去賭場探探情況,不能再放任劉一鵬下去了。

“嘿嘿!我幫你解決這件事,你是不是得請我吃頓飯?”李御挑了挑眉。

“可以!如果你不怕玉扇把你趕出家門的話......”王安迪露齒一笑。

“還是算了,你回去吧,我現在病情很重,醫生告訴我要多喝熱水注意休息。”李御認真說道,然后重新躺在床上,將文件藏在抽屜里。

王安迪丟給他一個眼神,起身轉頭離開,不忘丟下一句:“我等你好消息!”

王安迪離開后,望著他的背影,李御暗暗傷神:“真是個妖精!可惜了,要是放在古代,我怎么著也得有十個八個的小妾,被時代困住了呀......”

很快時間就來到了第二天的上午,李御八點就起了床,經過一番洗漱之后,九點四十不到就搞定了所有東西,火急火燎的就開著車向賭場開去。

正在他快速行駛的時候,突然看到遠處的路面之上,竟然出現了一個閃閃發亮的東西,他一時也沒有注意。

不過當他行駛過那段路之后,卻是突然感覺到一陣顛簸,發出一陣響聲,他知道自己的車輪爆了。

李御無語了,自己天天沒有一點正事的時候,這車一點問題都不出。而自己好不容易有點正事,車就突然爆胎了。也是稀奇了,要知道他現在開的車,可是那款質量非常過硬的寶馬。

  G酷匠N網永久*V免?;費看u小說0!

李御打開車門去檢查,果然就發現自己的左后輪,攆上了一個鐵板之類的東西,李御將那個鐵板從自己輪胎之上拔了下來,發現上面竟然好像有著一顆釘子。

看不出這是一個什么東西,看樣子竟然還像是特意制作出來道具一樣。

李御在心中暗罵了一句,不知道誰這么缺德,竟然在路面之上丟下這種東西。不過好在李御在車上后備箱里面就準備了一個輪胎。

換輪胎什么的事情,在他這兒就是小事兒一樁,很快他就將輪胎重新換好,李御剛剛開出沒有多遠,卻是突然就看到路邊不遠的地方,竟然有一個修車的門店。

在那個店門之前,竟然還有一個男人在偷偷的注視著自己這個方向。看到這里,李御心中也是火冒三丈,此時的他就算是再傻,也明白過來了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了。

看來自己是遇到流氓了!

遇到別人黑自己,那李御絕對要給對方一個深刻的教訓才行,李御將車開到那家店門之前就停住了。

那個青年看到李御將車橫在了他店門前,他沖著李御大聲說道:“這位兄弟修車是嘛?將把車豎著停在左邊,你車不能橫在店門前。”

李御下了車,對著那個身上帶著油污的青年男子說道:“我今天不修車,我修人,你是這家店的老板?”

那個青年人的臉色頓時就變了,他明白自己今天可能惹到不好惹的人了。

當他看到李御車型第一眼的時候,就已經認出了那是什么車。

剛才路上帶著釘子的那個鐵板也正是他扔的,之前他的生意不好,也因為這種手段,他才是勉強的維持住了這家修車店的生意。

看到李御一臉興師問罪的架勢,這青年頓時就笑著說道:“你找我們老板嘛?我們老板不在這里,你有什么事情嘛?”

“我有事情找你老板,你現在就給他打電話吧。不然你們這個店可能就要保不住了。”

那青年人一聽李御這么一說,臉上的笑容頓時就僵住了,感情自己今天遇到了一個硬茬子了。他清了清嗓子說道:“老板不在這兒,你有什么事情和我說就行。”

李御點了點頭,他此時也看出一些門道了,看著青年的說話架勢,八成就是這家店的老板,李御也不再繞彎子了,冷笑著說道:“這玩意兒就是你們店里人丟的吧。剛才把我車輪胎給扎了,你讓你們老板趕快賠償我的損失,不然今天我把你們店給拆了。”

說完李御就將那個帶釘子的鐵板,丟在了那個青年的面前,那青年臉色一板說道:“你說話要負責的,你憑什么說這東西是我們店里面人扔的?我還說這是你扔的,故意要訛我們那?”

李御笑著說道:“不好意思你今天遇到的是我,這個人向來不怎么講理。我覺得這件事情是你們做的,它就是你們做的,如果你們店里不賠償我的損失。

兩人之間的角色顛倒過來了,李御好像是一個敲詐勒索的流氓,而那個小青年倒是像一個受害者。

此時旁邊的鄰居路人,也都紛紛看向了這邊,竟然沒有一個人過來勸架。因為他們也知道這家店有問題,平時上來理論的人也不少。

不過這個青年就是一個流氓,所以最后往往那青年叫過來一大群流氓,很多車主不愿意和這些垃圾人一般見識,事情往往也就不了了之了。所以那些鄰居路人知道內情,也是懶得管這些閑事。

那青年知道李御不是一個好惹的人,心中那團火強行的壓了下去,沉思了一下說道:“你想要多少?”

李御嘿嘿冷笑了一聲說道:“我那一個輪子挺貴的,我看你們小本生意。這樣給你打個折,就兩萬塊吧。”

李御并沒有亂和他們要,豪車的維修費本來就是很夸張的。不過那個青年當即就怒聲說道:“你這是搶錢啊,你輪胎破了,我給你補就是了。”

李御笑著說道:“那不一樣,一個好的輪胎和補過的輪胎,那能一樣嘛?而且這兩萬塊里面,有一萬是我的精神損失費,我不想和你多廢話,你到底賠不賠錢?”

“不賠。”這青年想賠也賠不起,他平時花錢都是大手大腳的,哪有兩萬塊賠給李御。

李御冷笑了一聲,用腳一挑,地上的板凳就飛到了他的手里。他狠狠的將板凳砸向了門店上方的那個大招牌。只聽啪的一聲,整個招牌四分五烈。由此可見,李御下手那是非常重的。

“你找死!”

青年看到李御已經開始要砸他的店了,他最后的那一點理智終于失控了,大吼一聲就向著李御沖了過去。

李御等的就是對方動手,在對方那一拳還沒有到自己臉上的時候,他一個側踹腿就向著對方的腹部蹬了過去。按照李御的預測,對方起碼要被自己這一腳直接踹飛到三米開外,但是事情并沒有像他想象之中的那樣發展。

只見那個青年不慌不忙,猛的一縮身子,在李御那一腳踢上他肚子的一個剎那間,他兩只手一上一下的扣住了李御的腳。這個時候李御這一腳的發力點,已經到達了盡頭。

那年輕人步子向后一撤,順勢就是一拉,如果不出意外,李御的重心絕對會像他這邊偏移,他只需要用腿在下面輕輕一絆,李御絕對會被他摔上一個底朝天。

顯然他這個動作是散打里面標準的結腿摔,看他這一手熟練的程度,那不用想之前肯定就是練家子。不過他運氣不好,今天遇到的是李御。

李御還沒有等他將力氣用上,右腿猛然一個翻跨,然后膝蓋像下猛的一拉,將自己和那人之間的距離之間瞬間拉近。

同時李御的右手向著對方臉上就砸了過去,這一下快的讓那青年人心中一驚。連忙松手,向后面猛然退出了好幾步,他知道今天遇上了高手。

而此時旁邊的一些路人,看到他們兩個打了起來,也是紛紛的在一旁偷偷觀看,都希望李御狠狠的教訓一頓,那個修者的青年,他們早就看不慣那個黑店了。

因為李御是天生的天陽體,而蘇玉扇也是天生的天陰體,兩者生下來的孩子肯定是世間罕見的陰陽靈體,只要湊齊九十九個陰陽靈體的幼兒,獻給邪魔之祖在輔助以修真門派的秘法,就有可能重新打開靈氣之門,讓靈氣充斥著整個大地。

李御當然不希望自己的親生女兒成為靈氣復蘇的犧牲品,于是聯合已經激活天陰體的蘇玉扇,還有師父張獅虎一起對抗邪魔和已經變質了的修真門派,在此過程中,李御和蘇玉扇的感情日漸濃烈,最后兩人舉行了盛大的婚禮。

但在婚禮的當天,邪魔和修真敗類聯合起來抓走了兩人的女兒,在和反派的對抗中,主角和蘇玉扇不能相抗,就在關鍵時刻一對神秘夫婦的出現扭轉了局勢,原來這就是主角失蹤了的父母,而父母和師父張獅虎是同門師兄弟,一個在明教導主角,一個詐死在暗尋找對抗反派的方法。

因為和王安迪的曖昧關系,在蘇玉扇的吃醋中,主角陪著女兒成長,合家歡樂的享受著安逸祥和的生活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