鄭家的事結束后。

林瀚便回了自己家。

到家后,已是深夜。

林瀚把《重樓玉玥》再研習幾分,才進入夢鄉。

第二天起來,卻發現手機里有條未讀短信。

是林泰發來的。

大意是歌廳已經初步裝修完成,要林瀚過去看看。

林瀚立刻出發。

這家歌廳是林瀚的第一個產業,林瀚自然十分重視。

只是沒想到,在歌廳門口,卻聽到里面傳來爭吵的聲音。

林瀚面色一變,快步進去。

卻看到林泰坐在沙發上,他對面站著一群面目不善的壯碩漢子。

那群人里,有一個讓林瀚感覺很奇怪的人。

那個人身形不算高大,卻站立如磐石,雙腿筆直,身體也遠比其他人更結實一些。

林瀚瞇起眼睛,這個人是個練家子!

甚至,隱隱給林瀚一絲不安穩的感覺。

“林泰,這一片街區,虎哥不點頭,沒有開的下去的,你清楚吧。”

那群來者不善的人中,有個領頭人態度驕橫,咧嘴開口。

他身后的那群人也都面色不善,或冷笑或握緊拳頭。

林泰面色不改,正要開口時。

林瀚卻從后面大聲道:“虎哥?哪個虎哥,法治社會還要看人點頭做生意?”

領頭人突然被打斷,自然是十分不爽。

他憤怒地回頭,卻看到一個普普通通的男子,雙手插兜站在門口。

“奶奶的,哪里來的棒槌?快滾!”

領頭人大罵道。

“我開的店,你讓我滾哪兒去?”

林瀚毫不客氣的大聲回擊,同時向前一步步走去。

“你是個什么東西?讓泰虎過來說話。”

“奶奶的,我得教教你做人了。”

領頭人捏著拳頭,獰笑著走過去。

沖著林瀚用力揮出一拳,可沒想到,他的速度在林瀚眼里,實在是太慢了。

林瀚隨意地一伸手,就接住了那一拳頭。

再一用力,隱約聽到“咔嘣”的聲音,似乎是那個人的骨頭在斷裂。

領頭人帶來的人紛紛變了臉色。

本來還想給林泰一個臉色看看,結果剛一出手就讓人制服了。

而且看這年輕人的本事,好像再打他們幾個也不是事啊!

一時間,人人心里都有了退縮之意。

唯獨那個被林瀚格外注意的男子,是微微睜大了眼睛。

用好奇的目光打量著林瀚。

“啊,啊!李浩,硬茬子!”

領頭人表情扭曲,痛苦地大喊。

那個打量林瀚的男子立刻站出來。

伸手一指,發出中氣十足的喊聲:“放開他,咱倆打一場!”

“你要是贏了,這塊場地我們不動。”

林瀚冷冷地看了他一眼。

先前他在人群里,看得不甚真切。

現在單獨一看。

果然他身上到處都是戰斗留下的痕跡。

除掉胳膊上幾道猙獰的傷疤和雄健的肌肉。

他的眼神也是剛毅無比。

尤其是他走出來的這幾步,四平八穩。

最主要的,是這人手上,結了一層厚厚的拳繭。

這一看就是個練家子!

“你能做主?”

林瀚瞇起眼睛,把手往放開,開始專心對付眼前的敵人。

被稱為“李浩”的沒有回答,而是直接擺開了架勢。

兩人對峙,毫不廢話。

李浩大吼一聲,握緊拳頭就直沖出去。

兩人之間距離并不大。

所以拳頭很快就到了林瀚面前。

林瀚瞳孔微縮,這一拳的力量,就比那個領頭的強了好幾倍!

他不敢多作遲疑,身子往旁邊一晃。

那男子眼看一擊未成,立刻又用另一只手直接轟擊林瀚腹部。

“嗯?!”

林瀚瞪大眼睛。

自從打了體能強化劑以來,他很少遇到能和他打出火氣的人。

  T看{正版.章、》節上^#酷\匠h網n‘0

當下伸出手在腹部,正好接住李浩的拳頭。

林瀚毫不客氣,立刻緊緊抓住李浩的拳頭。

李浩下意識想要回縮,卻發現自己根本收不回這一拳。

他這才發現,林瀚的力氣有些大的過分!

看向林瀚的目光,開始有些變化。

林瀚冷笑一聲,另一只手握成拳頭,自下而上,擊向李浩下巴。

林瀚沒有招式,只是用最簡單的力量去打。

一力破十巧,說的就是如果力量足夠,任何招式都是笑話。

然而,林瀚這一拳,李浩只是一偏頭就躲了過去。

忽然,李浩最開始打出去,還沒收回的那一拳忽然張開。

那只手掌的主人冷哼一聲,把住林瀚后腦,用力向他的方向一拉。

而李浩本人也是面容狠辣,用自己的腦門用力一叩。

林瀚微微有些吃驚。

從來沒見過這種不要命的打法!

“砰——”

兩顆腦袋用力撞在一起。

林瀚由于打過身體強化劑,骨骼也遠比普通人強悍許多。

李浩卻是一陣頭暈眼花。

踉蹌著后退了好幾步,痛苦地搖頭。

如果是普通人挨了這一下,估計會在李浩手下死的很慘。

林瀚一直沒有出手,而是靜靜看著李浩。

等李浩終于緩過來后。

林瀚才笑著問道:“你是從哪里來的?”

李浩扶著腦袋,大聲道:“屯子!”

說完,李浩微微挺起胸膛,好似對自己的來歷十分驕傲。

林瀚有些哭笑不得,繼續問道:

“那你跟誰學的本事?”

李浩謹慎地瞇起眼睛,道:

“我們屯子上頭有個鎮,鎮里頭的武術學院,教了十來年。”

難怪這人給林瀚無比特別的感覺。

原來是練家子。

學習武術十多年的人,自然會比一般的小混混強。

“你這塊地,沒人會在過來。”

李浩輸也輸得干脆,放下一句話,扶著腦袋就離開了。

剩下那幫混混,也都作鳥獸一般散去。

林瀚看著李浩離開的方向,心里有些躊躇。

按李浩展現的實力。

一個兩個,他或許能對付。

三個以上,就會很難。

畢竟林瀚只是空有一身力氣,卻沒有半點招式。

這就好像家財萬貫卻不知道怎么花一樣。

“不知道泰虎這么多年,暗中搜羅了多少人…”

林瀚忽然微不可查地嘆了口氣。

泰虎這么多年潛藏的實力,只會更多,不會少。

鄭家居然就攤上這么個能隱忍,也能發展的小弟。

林泰在身后,摸著后腦勺有些歉疚。

“大哥,這…本來讓你看看裝修的。”

“結果那幫孫子過來,這,趕上了!”

林瀚笑了一下,示意林泰安心。

就在此時,林瀚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