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快又到了深夜。

經過昨天的酣戰后,林泰對今晚有些躍躍欲試。

但林瀚并沒有讓他出手,而是讓林泰就在歌廳里等著。

理由是防止泰虎的人偷家,把這沒裝修好的店給砸了。

獨自走到昨天留下的那家歌廳門口,抬頭看了一眼。

便推門進去。

歌廳內依舊喧鬧,偶爾能聽到有人在談論昨天夜里發生的事。

到了這家歌廳為泰虎的人特留的包房門口。

林瀚站定。

雖然隔著一扇門,卻能感覺到里面的肅殺氣息。

“請進吧。”

就在林瀚要推門時,里面卻先傳來了聲音。

林瀚心頭了然,昨夜他們大搖大擺做事,自然是被一些人記住了長相。

今天他又是大搖大擺走進來。

只怕當林瀚進入這家歌廳時,屋里的人就知道了。

沒有遲疑,林瀚推門進去。

這間包房沒有那些眼花繚亂的燈光。

只是極其樸素的黃色燈光。

在燈光下,包房的沙發上,坐著五個寸頭漢子。

而其中一個,正是林瀚昨天白天遇到的李浩。

李浩眼看林瀚進來,神色微變,“噌”地一下站起來。

林瀚沖他笑了笑,道:“別來無恙啊”

隨即瞇起眼睛打量起這五個人。

這五個寸頭漢子,看他們呼吸平穩,以及手上結出來的拳繭。

八成和李浩是一樣的來歷!

“我叫秦龍,咱們直接點。”

五個寸頭漢子里,坐在最中間的那位筋肉爆滿,面色狠厲的漢子開口道:

“雖然不知道你是誰派來的,但今天憑拳頭說話。”

“如果輸了,立刻滾出這里,永遠不要再出來作妖。”

秦龍聲音沙啞,說的話干脆簡練。

他的話一說完,剩下坐著的幾人也都立刻站起來,對著林瀚擺開架勢。

林瀚毫不客氣,也同樣擺開了架勢。

既然要打,就不必廢話。

“林瀚,昨天我輸了,本來想找個機會再打回去。”

“沒想到你今天就來送死!”

李浩握緊拳頭,率先發難!

而在李浩動作的同一刻,剩下四個人也都立刻動作起來。

一拳出來,直接打向林瀚鼻梁。

林瀚微微一側頭,堪堪躲過這一下,腿部又被人攻擊。

抬腿,再趁機踢出一腳,正踢中一個人小腿。

但那人到底是經過訓練,竟能做到一聲不吭,還向林瀚打出一拳。

而這時,林瀚另一條腿也遭到攻擊。

林瀚面露困窘之色。

以少對多,本來最怕陷入纏斗。

因為一旦進入纏斗狀態,一個人再有本事,也沒法同時對付多方面的進攻。

林瀚心念一動,使出《五禽拳》中幾個閃躲的法門,轉身脫離戰局。

兩方很快拉開距離,林瀚握緊拳頭,看著眼前的五個人犯了難。

這五個人相互配合之下,實在很難應對。

就在此時。

亮堂的包房里,秦龍從腰間抽出了什么東西。

“還以為是普通人,沒想到是個練家子。”

秦龍沙啞的聲音開口,林瀚心頭一動。

秦龍手里握著一副指虎。

“上家伙!”

隨著這一聲話語,剩下四人也都掏出一副指虎來。

林瀚難得地退了一步。

這五個人打一個人,如果被他們近身纏斗,林瀚再厲害也難打。

尤其是他們還握著匕首,林瀚身體雖然強悍,但也抗不過刀具!

就在林瀚思量之時,面前五人又次沖了上來。

形勢緊急,林瀚毫不猶豫,腦子里回憶起《五禽拳》的種種招式。

終于,在最近一人沖上來時,林瀚瞄準機會,飛出一腳。

《五禽拳》,暗合虎鹿熊猿鶴五禽之威,外強筋骨,內練體魄。

林瀚這一腳,合著拳法威勢,竟隱隱有猛虎下山的氣勢。

一腳之下,直接飛出去一人!

倒下的隊友,沒讓剩下的四人有半刻遲疑。

很快到了林瀚跟前,有一人刀具已經揮下。

林瀚瞇起眼睛,一只手攔開揮刀那人的臂膀,用足力氣,伸拳在另一人腹部轟擊。

一拳之下,攜帶熊罡巨力,登時讓那人口吐鮮血,踉蹌退去。

眼看兩人相繼受了重傷,李浩憤怒地大喝一聲,用力刺出一刀。

林瀚伸手抓住李浩手腕,李浩一時居然動彈不得。

秦龍表情陰冷,身體一彎,刀具就要向林瀚腰部刺去。

林瀚急忙踢出一腳,秦龍側身躲閃,也放下了這致命一刀。

“起開!”

林瀚大喝一聲,用力一推。

李浩穩健的身子向后退了數步。

借著李浩離開戰局的短暫瞬間,林瀚用一拳又將一個人打飛出去。

終于,只剩下秦龍和李浩兩人。

林瀚抖抖手腕,喘息著看那兩人。

秦龍和李浩對視一下。

都從對方眼中看出了震驚。

他們五人自從軍隊退役下來,在泰虎手下,從未遇到過什么扎手的點子!

而今天…林瀚著實開了他們眼界!

正在林瀚擺開架勢,就要再打時。

秦龍也立刻擺開架勢。

只是,之前五個人都不敵林瀚,何況現在兩個人?

很快,包房里躺下了五個人。

鄭家許諾的一條街,到現在,算是被林瀚爭在了手里。

林瀚深吸一口氣。

眼下M城內,鄭家即將四分五裂。

泰虎蓄著勢就要爆發。

如果在這亂流中擺弄好了,自己未必不能作出一番事業。

林瀚睜著眼睛,若有所思。

鄭家。

鄭棠一直都在關注著林瀚的舉動。

這一次禮物,不僅是交好林瀚,削弱泰虎。

更是借此機會探探林瀚的實力。

在林瀚拿下那最后一條街區不到半小時的時間,鄭棠就收到了消息。

這個女子不禁瞪大了眼睛,確認再三,才肯相信自己沒聽錯。

林瀚居然只在兩天,就吞下了泰虎的勢力!

“看來對林瀚的態度,要重新琢磨了。”

鄭棠心思流轉,心中暗道。

而另一頭,泰虎所在的地方。

他是最先接到消息的。

“是誰?鄭家絕不可能有這股力量!”

泰虎赤著腳,在屋子里來回踱步。

他臉色更加陰沉。

“快,給鄭澈發個消息。”

泰虎雖然暗中養勢,但明面上還是鄭家的人。

眼下自己出了這么大的事,自然要向鄭家求援。

只是,讓泰虎沒想到的是,鄭澈接了電話后,居然和泰虎訴起苦來,拒絕了這次求援。

“嗯?”

泰虎皺起眉頭,若有所思。

另一邊,鄭家。

在鄭棠和鄭氏主婦的注視下,鄭澈掛斷了電話。

鄭棠捏著下巴,推斷道:

“短時間內,泰虎應該不會有什么動作。”

“只是林瀚,我們可以借著他在削弱泰虎一次。”

鄭澈想了想,說:“不怕林瀚養虎為患?”

鄭棠笑了笑,拿出一份文件。

  {V更CQ新l最Q快`{上U酷+匠U網#0=D

文件上,印著柳夢茹的照片。

“這是林瀚的命脈,只要捏住了她,林瀚就必須聽我的。”

鄭棠肯定道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