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玄很苦惱,因為他穿越到這里有七個多月了,但是到目前為止他還是沒問到路。

  酷¤,匠~網l首@{發S,0'

這倒不是因為他笨,相反他聰明。

只是,這里的人一看見他就……

“炎天魔君,救命啊,不要吃我啊!”

“等等啊!我真的…不是…什么炎什么君啊。我就想問個路啊”

張玄在山林繞來繞去繞了十天都沒有繞出去,好不容易又看到個樵夫,剛想上去問路,結果又嚇跑了。

張玄實在想不明白,他長的真有那么“驚為天人”嗎?

想三天前,他還在地球上時,他還是大型玄幻修真游戲《昆侖界》男主播中的顏值擔當啊,全服第一強,顏值也第一靚啊!那天,他正在游戲里打材料,結果遇到游戲服務器炸了,炸就炸吧,沒有想到他的電腦也炸了,還順帶把他炸穿越了。

穿越就穿越,其它人穿越,要么金手指,要么就有美人高手搭救。可他呢?這些都沒有也就算了,至少把他放在一個新手村啊,可以問情況之類的地方啊,那有穿越在在鳥不拉屎的山林子里的啊!

最可惡的是,他想問個路的沒有辦法,加上今天這個樵夫,他已經向二十個人問路了,結果十八人都嚇跑,還有兩個,直接嚇死了。

就在張玄一肚子郁悶,漫無目的的游走,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時。從不遠外的密林傳來一陣廝殺聲。張玄過去一看。

好家伙,雙方人馬不知道為什么打起來了,打的很是激烈,刀光劍影,但是他們活著的人還有好幾十個,這下終于可以問到路了。

可是,就這樣沖出去問路,打擾人家砍人,會不會被人家砍死啊,有了,找個剛倒下的有沒死透的問,不打擾別人打架,也能問到路,一舉兩得啊。

心動不如行動,張玄等了一會兒等到目標后。就沖了上去。“喂,大哥醒醒,你先別死,一會在死。能不能告訴我怎么走出去啊。”

“你…你…。”本來快要死了的人。不知道受到了什么樣力量的刺激,突然間聲如洪鐘,大喊:“快跑啊!炎天魔君來了~來了~。”

本來正在激烈廝殺,打的忘情的人馬突然間仿佛蒸發了一般,消失得無影無蹤,就連剛剛滿地的尸體也不見了,什么都沒留下。文明爭斗,切勿亂扔垃圾。

“不是吧。喂,我真的不是什么炎什么君。問個路而已,有必要這樣對待我嘛。”

張玄絕望了,他猴年馬月才能走出去啊,正當他欲哭無淚,想要自行了斷時,希望又出現了。只聽見天空一聲巨響。有人御劍閃亮登場。

只見那人,仙風道骨,從天而降,緩緩落地,持劍對著張玄。

“炎天魔君,我找了你七個多月,終于找到你了,你居然躲在我人族的領地中。你殺了我的恩師,屠了我的同門,毀了我的宗門。我葉白川閉關三百年,終于踏入了天劫鏡,終悟出驚雷一劍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……”

“這位葉先生。我想你可能搞錯了,我不是什么炎什么君。我叫張玄。那個我可以想問一下,怎么從這做山…”

“炎天魔君張玄,你也有今天,怕了吧,早知今日,何必當初。無論你怎么狡辯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。”

“那個葉先生。我很同情你被宗門沒了,到是我真得不是什么炎什么君。我就想問個路……”

“沒用的,沒用的,你今天一定要死。能死在我驚雷一劍之下,你會感到榮幸的。”名為葉白川的老人根本聽不進張玄的話,嘴里不斷念叨著要殺了炎天魔君,一邊念一邊在結印聚氣,啟動大招。

隨著葉白川的驅動,天地間風云變色,電閃雷鳴。耀眼的閃電如銀龍般在天空飛舞。接著全部向天地中央匯聚,凝結形成一把巨劍,懸在張玄的頭頂。

不是吧,我就問個路,你不想說就不說嘛,有必要對我放大招嘛,張玄真真正正絕望了,他知道自己難逃一死。就算沒死,他的經脈也會廢掉。在這個武者的大陸,這比死更能殺死一個人。

不夠,這點靈氣不夠。這樣的威力是絕對殺不了他的。葉白川知道,玉面魔君到底有多恐怖,他要加大輸出,加大功率。這樣才能一擊必殺,殺了玉面魔君。

驚雷一劍的雷霆已經開始溢出了,溢出的雷霆四處亂竄,周圍的書,石頭都在雷霆的力量上崩壞,灰飛煙滅,化為粉末。

但是葉白川知道,這還不夠。他的腦子里都是炎魔君強大的身影,那個男人僅僅一指就滅了整個玄雷宗,要不是他被師父藏在天品法器中,他也絕對無法活下來。

“這還不夠。燃燒吧,我的小宇宙。”大量的靈力釋放,方圓千里的雷霆都被他所調動。而張玄頭上的雷霆不在是一把劍的模樣,而是化作了雷池。這一下下去,哪怕是真的玉面魔君,也不可能活得下來。

“去死吧。炎天魔君。師父,兄弟們,我葉白川終于為你們仇了~”葉白川大吼,巨大的雷池開始展示自己的威勢,張玄的頭發四處竄動。身上的衣服全部在雷池作用下化為齏粉。

噗~噗~,伴隨著血液四處噴散的聲音。

葉白川倒下,這位閉關三百年,號稱“驚雷先生”的天劫鏡大高手就這樣死了。

他萬萬沒想到,他沒有如愿以償殺自己的仇人,也沒有死在敵人的手里。他,死在自己的手里,他只顧著加大輸出,加大功率,沒有顧及到自己經脈的承受能力,結果靈氣嚴重透支,經脈炸裂而死。

葉白川一死,天地靈氣逐漸穩定,形成的雷池也似乎有了消散的跡象。

張玄嘆了一聲氣:“葉先生啊葉先生,雖然你認錯了人想殺了我,但念在你是一條有仇必報的漢子,你不要介意我為你收尸。”

就在張玄為死去的葉白川收尸時,一位敬仰“驚雷先生”,想一睹驚雷風采的強大武者,被“驚雷一劍”吸引趕往了他所在的方向。

“畜牲,快放開那個先生?”張玄挖好了洞,準備給葬下葉白川時,天河宗宗主出現了。

“太好,你過來幫下忙。”張玄望著天河宗宗主道。“還有怎么從這山里走出去。”

“對不起,驚雷先生,晚輩來晚了。”天河宗宗主一眼看去,只看到了死去的葉白川,以及活著張玄。內心悲痛欲絕,從沒想到了。炎天魔君竟然連“驚雷先生”這樣和藹可親的老人都不放過不過。

“炎天魔君,別以為這世界沒人能奈何你,你至強者又如何,難道你還能一個人打贏我整個天河宗?”天河宗宗主說完,結印,打上天空,天空中出現一個像“蓮花”一樣的印記。一道道破空聲從周圍響起。”

“不是,我真的不是什么炎天魔君,我就想問個路啊。”張玄淚流滿面,跪倒在了春風中……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