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幕之下,狂風大作。

一道蟒蛇般的雷電劃過天穹,硬生生劈開了黑夜。

“蘇傲雪,你害我!”

皇城后花園中,少年瞳孔中盡是血色,白皙干凈的臉龐上寫滿狂怒。

他叫葉塵,四大家族之一的葉家世子。

年僅十六歲,便達到了淬體十重,天賦異稟。

同長公主蘇傲雪,并稱為慶國雙壁。

先前,蘇傲雪約葉塵在后花園品茶論道。

然而喝下一口茶后,葉塵感覺渾身靈氣盡散。

茶中,竟是下了毒!

“葉塵,若不是你身具蛟龍血脈,我蘇傲雪怎么會和你交往?”

在他面前,一位面龐精致的少女揚起下巴,高傲無比。

“這些年來,你把蛟龍血脈溫養的還算不錯,融合你的蛟龍血脈后,殿下將擁有進入天泉宗的資格,而你葉塵,將會淪落為徹頭徹尾的廢物!”

一位黑袍老者,面帶冷笑。

他是太師,慶國僅有的兩位半步玄境之一。

淬體十重之上,是神通靈境。

神通靈境又分為,人靈境、地靈境、天靈境和半步玄境。

“你處心積慮的接近我,目的就是奪我血脈。”

葉塵幾乎將牙齒咬碎。

他跟蘇傲雪相識于一場歷練,同樣出眾的天賦讓他們相互吸引,加上蘇傲雪時不時表達出的愛慕之意,兩人自然而然就走到了一起。

萬沒想到,這竟是一場陰謀!

“血脈當然重要,不過你葉家近來風頭也太盛了,若真任由你繼續成長下去,怕是葉家未來可比肩我皇族,如此,怎能留你?!”

蘇傲雪嘴角,挑起一抹高傲的譏諷。

太師手掌一攥,虛空中靈氣狂涌,將葉塵包圍。

靈氣擠壓之下,葉塵感覺自己的血脈,正瘋狂匯聚于心口。

片刻后,一滴內蘊蛟龍的血珠,落入蘇傲雪手中。

“血脈到手,把這廢物殺了。”

她眼睛死盯著血脈,眸中盡是炙熱之色。

仿佛除此之外,所有的一些都微不足道。

“殿下,他若是死在后花園中,我們沒法向天下人交代。”

太師主動提醒道,“沒了血脈,他便是徹頭徹尾的廢物,縱然饒他一命,也不足為慮。”

“一切,你來定奪,我要去融合血脈了!”

說完,蘇傲雪轉身離去,只留下一道傲慢的背影。

一個廢物的死活,她毫不在意。

電閃雷鳴之夜,少年拖著重傷之軀,艱難走出了皇宮。

“總有一天,我會讓你們,血債血償!”

葉塵雙目,充血一般赤紅。

……

……

“蘇傲雪!”

葉塵怒吼一聲,從昏迷中醒來。

那一幕幕,如同噩夢,始終在腦海中揮之不去。

“葉塵,你醒了?”

一個少年從門外走來,將一株藥材扔在了桌上。

他陰冷的掃了葉塵一眼,“我是真搞不明白,你都已經是廢人了,為什么家族還對你這么好,這可是家族中唯一的一株八十年藥材,居然要浪費在你身上。”

話語中的滿滿怨氣,令葉塵皺了皺眉。

這少年叫葉痕,天賦不錯,但卻時時刻刻被自己壓一頭!

跟自己的關系,一直都不怎么對付。

“還有葉猛這個傻子,他居然為了你這個廢物,前去皇城理論,結果被廢去雙腿,族人給抬回來的!原本我葉家,蒸蒸日上,就是因為你的丑惡行徑,一朝之間岌岌可危!連公主都敢強.奸,葉塵,你真是色膽包天!”

葉痕越說越激動,到了后面,更是起身朝著葉塵咆哮起來。

“你說什么?”

葉塵瞳孔中,閃過一抹震怒。

葉猛在同輩中年紀最大,為人憨厚,平日里對這些弟弟妹妹都非常照顧。

他居然,被廢去了雙腿?

不僅如此,更是給我安上了強.奸公主的罪名!

想要用這個理由,來對付我葉家嗎?

蘇傲雪,你好狠!

葉塵有些痛苦的閉上眼睛。

這一切,全都因自己而起!

強烈的情緒沖突,使得他既憤怒,又愧疚。

葉痕冷笑,“還有長公主,她覺醒了龍雀玄體,已經被天泉宗收為核心弟子了!那可是天泉宗,這片區域最強大的宗門,誰若是能夠進入其中修煉,必然雞犬升天!”

“她是高高在上的鳳凰,而你,只是一個廢物!”

龍雀玄體?

自己的蛟龍血脈,竟是讓蘇傲雪的靈體,升級成了玄體?

葉塵一怔,遂即怒意涌現。

修煉一途,造化萬千,唯獨特殊體質跟血脈最為難得!

等級劃分為,靈品、玄品、圣品、皇品、帝品。

而龍雀玄體,足矣讓蘇傲雪成為天泉宗,最引人注目的天驕!

怪不得,她如此算計!

“自己找死就罷了,還要連累家族,你這成事不足,敗事有余的東西,我要是你,還浪費什么藥材,直接找根繩子上吊算了!”

葉痕大聲咆哮,青筋畢露。

“啪!”

葉塵心底暴怒,一巴掌甩了上去。

而后,驟然喝道,“我是葉家世子,無論葉家陷入怎樣的絕境,我都會付出一切,用不著你來教我怎么做!”

“你打我算什么本事,有能耐去找蘇傲雪,去找方洛啊!”

葉痕捂著臉,眼神依舊怨毒。

葉塵再廢,也是世子。

抽他巴掌,他還手不得。

“方洛?”

葉塵一凜,心底生出不妙的感覺。

方洛,四大家族之一方家的少爺,也是堂姐葉寧的未婚夫。

“方洛此刻就在門外,要當眾休了葉寧,你不是跟她自幼關系極好嗎,怎么不出去跟方洛拼命?一旦被休,可就是名譽掃地,葉寧以后再也別想嫁人了,一切都是你害的!”

葉痕說完,惡狠狠地看了那藥材一眼。

而后,心有不甘的走出了房間。

“噗!”

葉塵如遭重擊般,吐出了一口血。

方洛,你欺人太甚!

方家在四大家族中屬于墊底,一直費盡心思想要攀附葉家。

方家族長方淵,更是跪求葉家族長葉重山,希望兒子方洛能娶葉寧為妻。

葉重山本不愿意,可女兒的確對方洛有些好感,無奈之下只得答應。

這樁婚事,本就是葉寧下嫁。

誰給方洛的臉,讓他前來休妻?

“一群雜碎,見我葉家好欺負,全都來了!”

葉塵暴怒,渾身血液翻涌,幾欲沸騰。

濺出的鮮血,正好灑在胸口的玉佩之上。

玉佩微微顫抖,使得葉塵一愣。

這玉佩,來歷不明,自己自幼就將其戴在脖子上。

此刻的異動,又是怎么回事?

“天地造化鼎,認主成功——”

一個浩瀚的聲音,響徹在葉塵腦海中。

還沒等他反應過來,那玉佩就化作黑光,鉆入了他的眉心。

下一刻——葉塵睜開眼睛,發現自己來到了另一方天地。

天空陰暗,烏云密布。

虛空中,正漂浮著三道詭譎的秘紋。

“天地造化鼎,奪天地造化,竊陰陽輪回。”

“內蘊天地間三千道則,凝聚造化秘紋,可提升萬物品級!”

兩行金色字體,漂浮于天空之上。

“靈品血脈、天生劍體,放眼整個青蓮界,都算是數一數二的天驕,也怪不得,天地造化鼎會認你為主。”

一個淡漠的女子聲音響起,“可惜,實力也太弱了點。”

葉塵年少成名,也算是擁有一顆大心臟。

他很快冷靜下來,反問,“前輩,這造化秘紋,能提升萬物?”

女子道,“不錯!無論功法、丹藥、靈符、法器、陣法、血脈亦或是特殊體質,只要將造化秘紋融入其中,皆可提升!”

“那,能不能恢復我的修為?!”

葉塵猛地抬頭,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。

“你體內的血脈雖所剩無幾,但仍然可以用來提升,看到你面前的造化秘紋了嗎,拿起一道注入其中,修為自然會恢復。”

“此言,當真?”

葉塵眼神炙熱,伸手抓起一道造化秘紋。

頓時,一股貫徹大道的玄妙之力從中涌現了出來。

在經歷過大起大落后,沒有人比他更明白,實力的重要性!

“呼。”

葉塵盡量讓自己放輕松,而后嘗試將造化秘紋融入體內,跟殘余血脈結合。

蛟龍血脈,乃是靈品血脈,能夠大幅度增強體魄。

修煉到極致后,身似鐵骨,撼山斷水!

可如今,血脈被奪,只剩一些殘余。

加上修為被廢,危機近在眼前,葉塵已經窮途末路了。

不管什么辦法,他都愿意一試。

哪怕,沒有回頭路!

下一剎那,異變突起!

葉塵感覺到,自己似乎開啟了推演模式。

各種畫面,在記憶中接連浮現。

殘余的蛟龍血脈,居然在體內沸騰、滾燙起來!

短短幾息,血脈竟是恢復如初!

小成!

大成!

圓滿!

巔峰!

葉塵對蛟龍血脈的領悟,一下從小成,攀升到了巔峰境界!

只一瞬,便能抵十年苦修!

簡直恐怖。

然而,還在上升!

在漲,還在漲!

巔峰之上?

轟——破!

血脈進化!

玄品,龍象血脈!

推演到極致后,血脈竟是進化了!

然后,繼續提升。

小成!

大成!

圓滿!

巔峰!

轟——再破!

進化!

圣品,虬龍血脈!

還在提升!

小成!

大成!

圓滿!

巔峰!

轟——繼續破!

進化!

皇品,戰龍血脈!

  $最新●章√節、-上酷匠d網S"0

仍然在提高!

“轟轟轟——”

伴隨著風雷之音響起,葉塵的力量、氣血,都在瘋狂增加著。

體魄雄渾,氣血如龍。

心臟緩慢跳動間,爆發出沉悶巨鳴,像是有真龍仰天嘶吼。

狂野、蠻橫!

終于,推演結束。

“帝、帝品,蠻荒祖龍血脈?”

饒是心性堅韌的葉塵,此刻也難壓震撼之意。

自己只是把造化秘紋,融入殘余的蛟龍血脈中而已。

居然從靈品進化到了帝品,鑄就了獨一無二的——蠻荒祖龍血脈!

剛走出不遠的葉痕,忽然察覺到一陣龐大的荒古氣勢,剎那間竟是被壓得站不住腳,噗通一下,跪倒在了地上。

“怎么回事,是哪位大能在突破?”

葉痕駭然,舉目四望。

這股氣勢來得快,去的也快。

他有些艱難的站起身,腦海中,仍回味著那恐怖的氣息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
墨揚說:   新人新書,求支持!